诗歌大全网 > 散文精选 > 情感散文 > 列表

情感散文

  • 悠悠端午情

    端午节到了,凉爽的夏风里流动着艾叶的清香,狗尾草般轻轻地撩拨着我儿时的美好记忆。 天刚蒙蒙亮,母亲把我从被窝拽出来,我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,忽而记起今天是端午节,...

  • 再回老屋

    尾随着哥哥,推开楼门,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些疯长在院子里的草。土墙、矮屋、凌乱的草木依旧,我以为这里的一切都和往日一样,便没了异样感。于是放下包,操起锨,铲着地上那...

  • 伯牙山下忆故友

    石窖是伯牙山下的一个村庄。存虎在石窖村办了个养蜂场,他给我说想弄成商洛最大的蜜蜂产业化企业,甚至把产品初加工的样品都搞出来了,谁知老天不仁,他竟然在我还没有感知...

  • 细雨闲愁念故乡

    我打工的工地又停工了。一连几天我都闷在工棚里没有出门。下午,天飘起了细雨,其他工友都在打扑克,我没有一点兴趣,心里莫名的有些惆怅,一个人打开门,沿着工地外的林荫...

  • 遥远的麦香

    一个人坐在泛黄的麦田边,没有风声,虫鸣,静谧笼罩着垄垄金黄,一片接着一片,在正午的阳光下有些耀眼! 陕南的天说热就热起来了,再过几天就要开镰了。眼前的麦田,勾起...

  • 不思量,自难忘

    因了同在一座城市,曾经我与叔叔一家过从甚密,后来中断了联系,今年四月的一天邂逅阿姨叔叔的妻子,互留微信,我们的交往得以接续。 初来这座城市,叔叔阿姨四十来岁,花...

  • 故乡的老屋

    假期回老家时,拜会了亲朋,也再次看到了曾经居住过的老屋。故乡的老屋伫立在村东头,已经有许多年没人居住,无人打理了。院子里蛛网纵横,擦了擦布满灰尘的窗玻璃望进去,...

  • 冬至的智慧

    我刚上初中那年冬天,家里的日子很不好过。父亲经营的小纸厂赔了钱,母亲着急上火,得了一场大病。姐姐谈了个男朋友,相处得好好的,那人突然提出分手。失恋后的姐姐,经常...

  • 城里的月光

    从小时不识月,呼做白玉盘到半天凉月色,一笛酒人心;从杨柳岸,晓风残月到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;从沧海明月珠有泪到峨眉山月半轮秋;从江清月近人到永夜月同孤;有人问江畔...

  • 老虎尖

    秋天的时候,想念一座山。一座高耸的山老虎尖,睡时它在我的梦里,醒来它驻我心田。 老虎尖是我老家门前的一座山。据说那座山里有一个老虎洞,曾经有两只老虎在洞里盘踞,...

  • 小脚母亲和她的小菜园

    母亲的小菜园,实在特殊,也不多见,不是唯一,少有其二。 说它是菜园吧,实在小的让人难以置信,小到只能挖一镢头的地块儿;菜园地更特殊,都是没人看得上、撂荒的边角地...

  • 祖母的“半裹脚”

    父辈们常开玩笑说,祖母那双脚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。所以不管离家多久我总是会想起那双脚,那双曾走了无数个20公里和无数个353公里的半裹脚。 我的祖母,生于民国二十年,家...

  • 外婆的春节

    眨眼间已到年关。不知不觉中,春运、围炉、年夜饭、春晚、拜年萦绕耳畔的。都是过年的热门话题。老话说得好,任凭世界变幻,中国人的年总是过得红红火火。 上大学前,每年...

  • 烟花爆竹里的祝福

    小时候,家里日子很拮据,但过年时,母亲也要买上两斤肉,父亲也要买几个炮仗。 在我考高中那年,父亲早早就把炮仗买回来了,一个个摆到炕梢席子底下,还经常翻动,告诉我...

  • 磨年面

    有钱没钱,磨面过年。在乡间,磨年面是腊月里庄户人家的头等大事,各家各户都极为重视,起五更搭黄昏也要赶在蒸年馍、过油锅前把麦子磨成面。一进入腊月,各村的电磨坊呈现...

  • 穷过日子富过年

    小时候,日子是有些清贫的。但是,过年可不能忽视。爸爸妈妈仿佛一夜之间突然有钱了,开始置办年货了。每每不解时,妈妈就会说:穷过日子富过年嘛。 每年过了腊八,我就开...

  • 腊月

    童年时的腊月,令人记忆深刻,它像一坛陈年老酒,掀开坛盖,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,令人应接不暇,品上一口,回味无穷。 一进腊月,年味渐浓,山村里开始热闹起来。业余屠夫...

  • 过年的情结

    时光飞逝,四季匆匆,不觉又是一年新春到。 儿时过年,感觉特别欢愉和新鲜。一进腊月,大人们便开始起早贪黑地忙碌起来,杀鸡宰羊、煮肉蒸馍、做年糕、挂灯吊彩、请神扫房...

  • “年味儿”随想

    过年,许多人在寻找年味儿。 说起年味儿,就不能不说说我们小时候过年的情景。 那时候,过年简直是孩子们一年的期盼。年前,只要有点条件的家里,都要想法儿给孩子做一身新...

  • 有你在就是年

    不必走南闯北去寻年。有你在,就是年。 有父母在,才是家的味道。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有爸爸妈妈的年,才更加有年味儿。刚进腊月,心里就盘算着快快把父母接过来。他们一...

  • 年夜饭中传家风

    毫无疑问,年夜饭是我们中国家庭最隆重、最丰盛的一顿饭。这顿饭是团圆饭,家里所有的成员齐聚一堂,其乐融融一起吃饭。三代或者四代同堂的大家庭,男女老少都挤在一张大桌...

  • 时间的印章

    年,是一种记忆,是一枚时间的印章。 印记生活,印记心情,印记历史。 我小时候,正值大集体时代。那个年代,老百姓的生活:一个字穷。平常日子穷,过年亦是穷。穷得叮当响...

  • 游子心上的年

   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,离别的不舍越来越浓。杨柳依依,西风扬沙,在送别的道路上,亲友们的身影渐行渐远,而多少离别就在这柳树下,长亭边,古道旁上演。 柳树见证着一幕幕...

  • 年糕

    每到春节的时候,我就想起了年糕,想起了家乡那盘青色的石碾。 我的家乡是在坝上一个小村,村中央有两间土坯垒起来的没有门的小屋,那就是碾房,碾房里面有一盘光滑圆润、...

  • 一道菜里的年味

    今天回家,母亲对我说,上次买回来的生腐不错,做了个生腐烧肉,和以前的味道一样。下次回来,记得再买一些回来。我满口答应下来。母亲说的生腐是我上次回家时买的,那家卖...

  • 年货

    虽然,现在已不是那些缺吃少喝的年月了,但是每逢过年时,置办年货,还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 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,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现在的年货,也越来越丰富,...

  • 看年戏

    如果哪个村子要唱年戏了,就得提前稍话带信给亲戚们,邀请他们来看戏。 那时,我像个影子跟在父亲身后,一到戏场里父亲就会和他的老戏迷饶有兴趣的侃侃而谈。台子上的戏子...

  • 祖母的年夜交响曲

    祖母年夜交响的序曲是从清晨奏响的。简单地用过早餐,把一家人的锅碗洗刷干净,祖母就拎着菜篮子到自家的小菜园采摘年夜饭用的菜蔬。祖母用一双皲裂的手扒开地垄上的积雪,...

  • 年来鼎鼐饪味醇

    小寒之后,气温常在10℃以下,时有霜冻,南方进入三九严寒天气,人们在蜗居里吃着火锅、喝着烈酒,日子在凝固中度过。大寒的呼呼风声、滴答雨声再怎么肆虐,也挡不住年岁的...

  • 归客

    风尘仆仆的客人,到哪都有归宿。 客,是对漂泊在外,流浪他乡之人的称呼。异乡之客,羁旅之思,都是离乡人自古至今远居他处的感怀。寄居他乡,是一座城市的客人,这客来的...

  • 隐心乐年

    年,可以是一次世俗之旅。 平日里,戴着面具做人。人前,说着言不由衷的话;人后,却有着笑不由心的伤。而年,也不过是平日里的延续。 在各种各样的饭局中,觥筹交错,你来...

  • 月光如洗思故乡

    月光如洗的晚上,我在思念故乡,洗涤心灵。回忆我的故乡,我恍惚又回到儿时模样,有着月亮一般的纯真,有着月亮一般的思想。 每个人都有一个月光如洗的故乡,既圣洁又亲切...

  • 跨年之思

    国人顶有意思,元旦叫跨年,春节叫守岁;一跨,一守,带出的是两种味道:一忽视,一敬重。 跨。也好。一个跨,跃动,英武,步子大,速度快,有一种积极向上的飒飒风神;守...

  • 故乡的蚝

    说起故乡汫洲,总是绕不开故乡的蚝。 做奴仔时,我家离海咫尺,大祠堂面前一片汪洋大海,港路前内停靠着渔船和打蚝用的三路底小船,当大海退潮时,汫洲面前几万亩蚝田才能...

  • 乡情百家宴

    漂泊在异乡的小城,尤其在过年的时候,我十分想念大院里那渐行渐远的百家宴席。 记忆中的百家宴席,时常牵动我袅袅的乡愁。年少时,我所居住的小山村,三面环山,一条清澈...

  • 且敬旧事一杯茶

    人到中年,我渐次明白:袅袅升腾的一杯茶,是对旧事的最好缅怀。 旧事,首先让我想起旧时屋檐下的伙伴。春天的桃花林里鹧鸪声声、落英片片,我们瞒着大人们,捻土为香,对...

  • 年味

    小时候,对过年只有远远的盼望,那新衣的无穷诱惑,那饭菜的醇香丰盛,那鞭炮的激烈威猛,那庙会的热闹快乐都是童年永不褪色的标签。虽着年龄的增长,过年的味道虽然越来越...

  • 水仙开花

    水仙是我养的第一盆花。那棵水仙球根本是朋友送我的礼物,平时也没有太过在意,只是常常浇些清水,放在太阳下暖暖的照着,也就开出了花。忘记是哪一天,去看水仙时,竟发现...

  • 白鹭飞来

    田里耕作的农人明显地减少了,很多人喝着酒,喝着茶,边喝边说一些往事,很多预知农事的信息,譬如阳雀飞来,譬如白鹭飞来,他们懒得关心了。 从他们说着的往事之湖里鱼一...

  • 鸡鸣时分

    又是鸡年到,我心里却顿生一种情愫。 我想,年年的鸡鸣曲听似相同,但侧耳细听,是有不同韵律的,因为它注入的是不同的风雨,不同的韵脚,自然就产生不同的情愫。总在想,...

  • 幸福,从截图出发

    早上八点,看到女儿发来的一张微信截图。那是一位老妈送给女儿的元宵节礼物:一条爱意盈盈的祝福语,三个等待领取的抢眼红包。截图上显示的时间,是早七点。 早七点,那位...

  • 旧物情怀

    我们出来逛街,说起各自喜欢的东西,六岁多的儿子说,妈妈就喜欢那些古老的东西。我和丈夫听了,都笑了。是的,我就爱那些旧旧的、古朴的东西,大至白墙黛瓦、有着月洞绮窗...

  •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

    小嘛小二郎,背着那书包上学堂,不怕太阳晒呀,不怕那风雨刮随着元宵节的莅临,寒假也结束了,莘莘学子又背上书包回到小别的校园。笔者在春节走亲访友时,淘到一件民国时期...

  • 枫过留痕

    枫树不耐冷,霜下胭脂红,这是古人对枫的诗咏。秋深、霜严、枫红,只是人们在盛赞梅兰竹菊的同时往往就忽略了枫之高亮。 古来赏枫佳处颇多,这里我最要一提的只是天平之枫...

  • 新年随想

    冬至的汤圆在锅鼎翻滚,就像人生打拚,尘埃落定。东北等地有些老百姓已经在紧锣密鼓准备年货,迎接新年。潮汕大地则还静悄悄,仿佛狗年的春节还是很遥远的事,俗话说,年怕...

  • 闲话秋裤

    一场秋雨过后,天气骤然降温,一些怕冷的人们都穿上了秋裤。谁曾想,秋裤这种人们常穿的内衣,竟成为今秋时尚热词,秋裤阴谋论、秋裤体,网上关于秋裤的话题热闹非凡。服装...

  • 一脉相承秋声赋

    那日,坐在窗前看王剑冰主编的《乡愁》系列文丛,这部文丛非常的浩大,总共囊括了20位名家关于生养自己的故乡、生活或居住过的第二、第三故乡的描摹刻画,倾尽赞美与讴歌,...

  • 绣花

    家乡地处里下河平原东北端。农闲季节,三三两两的村妇们总爱聚于某家的墙根前,一边唠嗑家常一边绣花,斜阳把镀了金的光洒满她们全身,似一幅淡淡的田园画。画的外面,孩子...

  • 旧房

    住进新房,因还贷压力,我无奈地卖掉了原来的旧房。 过完了户,答应明天将钥匙交给新主。下午,想起旧房,忽然坐卧不宁,心里跟猫抓了似的,有湿湿的东西一浪一浪自眼里划...

  • 草菩提

    最初邂逅草菩提是在童年,邻居家用一种灰色珠子穿成漂亮的门帘挂在门上,于是偷偷询问邻家小伙伴,给了几颗草菩提籽,我把它埋入院子墙根下土中,生发出来像玉米一样的小苗...

  • 童年的土灶

    人一上了年纪,就爱怀旧,尤其是儿时故乡的一草一木,田间的一稼一穑,总像是电影的蒙太奇一样,在梦中放映。用一句时髦的话,这就叫做记住乡愁。 近期,因参与自然村落历...

  • 文字的温度

    秋高气爽,落叶飘飞,与朋友一起散步不觉感怀: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,诗人杜甫仰望萧萧而下的木叶,俯视奔流不息的江水,感慨韶光易逝,壮志难酬。这简单的14个...

  • 远村

    我和吴先生坐在湄南河畔一家酒店的临江走廊上,饮着冰茶,看着风景。 河对岸是郑王寺,在曼谷众多金色佛寺中,为纪念郑信而建的这座中国风格的寺庙,特别醒目。天是蓝的,...

  • 我有一座山中小屋

    我们家的山中小屋,原本是郊区村民的老房子,他们全家搬到城里后房子闲着。老公有次去老屋旁的水库钓鱼,突发奇想租下了这个房子,说想把它作为一个周末度假的地方。 花了4...

  • 曾经挽留

    想当初年少时看过的电影,现在想想大多面目模糊。偏偏有一部武侠片,导演演员均默默无名,留在记忆里印象深刻。 最深刻的是其中一句台词。一晃眼许多的岁月过去了,却仍言...

  • 奶奶的鞋簸儿

    奶奶有一个针线笸箩。幼时读书,读到《周总理的睡衣》,文中提及邓妈妈的针线笸箩,面前的小凳子上摆着个针线笸箩,笸箩里放着剪刀、线团、布头和针线包真真切切的,脑子里...

  • 我的老哥

    今年清明节前,我和我妈小住澳洲半年后回到汕头,老哥稍后也从伦敦回国参加学术会议,顺便回家探亲。没有像以往那样邀约亲朋好友,老哥只想与母亲和我共度恬静日子。一周后...

  • 车过旧校园

    我所服务的潮剧团要往广州演出,那天一早,分乘二辆大巴从市区出发。我乘的这一辆主要坐着一群年轻的演员,好些是刚从艺训班毕业到团里来,首次上省城,显得兴奋,表现得很...

  • 别为错过而懊悔

    作家刘同说:你错过的,别人才会得到。正如你得到的,都是别人错过的。错过,不是错了,而是过了。不要为错过而懊悔,让过去过去,让未来到来,这才是我们应该持有的态度。...

  • 回望故土

    故土,这是一个多么遥远而又亲切的字眼。在故土的怀抱里度过了童年少年时期的流金岁月,故土便又无情地把我推向了异地他乡。随着成长年轮的翻转,在不知不觉中,一个人便会...